“党内一支笔”舒同在旬邑

来源: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3-19 11:03    阅读次数:     选择字号:【 】 【打印


舒同,原名文藻,字宜禄,1905年生,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指挥员,中国书法家协会创始人,因其在长征途中坚持在马背上写字,被毛泽东称为“马背书法家”“党内一支笔”,其独创的舒体影响了几代人。在他的革命中,曾与旬邑结下了一段不解之缘。

刷标语的“大干部”

1936年12月12日,张学良、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,实行兵谏,逼蒋抗日,为了支援东北军的爱国行动,红四师奉命从宁夏盐池出发,南下三原地区待命。到了次年2月,西安事变和平解决,红四师移驻旬邑、正宁地区进行整训,其中第十团、十一团、十二团驻旬邑县境内。

一天,人们看到有一身着军装,短小精干的英俊青年走上街头,左手提墨汁罐,右手握大刷笔,在县城东西门口和大街要道墙壁上大书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!”“国共合作,一致抗日!”“团结一致,将抗战进行到底!”等抗日宣传的大标语。字有些大过斗,有些竟有一人多高,或端庄凝重,圆劲敦厚,或疏朗飘逸,大气磅礴,给人以横扫千军之感。旬邑民风淳厚,酷爱书法艺术的人很多,只见这人写道哪里,群众就蜂拥围观到哪里,不时有“这字写得多美,红军里真有人才!”的感叹赞美声传出来。

不久,共产党人在旬邑县城南门外河滩组织召开军民联合体育运动大会,这是1928年旬邑起义失败后共产党人以合法身份在旬邑县城第一次露面。邓小平、杨尚昆、罗荣桓、黄克诚、陆定一高级指挥员也出现在会场。当大会主持人宣布“大会开始,请红四师政治部主任舒同同志讲话”时,全场顿时鸦雀无声,均将目标投向主席台。群众以为舒同不过是红军的一般宣传员,没想到这个小个子红军竟是红四师的“大干部”,一时惊讶无比。

舒同操着浓重的江西口音,声音洪亮,吐字清晰,有理有据有力。讲至结尾,他提高嗓音号召大家“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军民联合,团结起来,将抗日进行到底!”铿锵有力的宣传动员,使在场的群众受到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。加上之前当街刷写标语的好印象,引起文化人瞩目和旬邑群众的热烈拥护,很多青年当场就报名参加了红军。

军纪严明的“铁面首长”

舒同非常注重抓部队的作风建设,他认为 “如果不在作风上有个改变,就很难和基层打成一片。特别是今后下基层独当一面,就很难适应基层生活”。

旬邑整训期间,他要求战士们吃饭前要站队点名,吹号后列队进入餐厅;盛好饭等值日员下达“开动”命令后才能吃饭;15分钟内吃完,吃不完也只有放下,然后统一离开餐厅,在外集合解散。舒同还要求战士着装整洁,要打绑腿,必须出早操。起初有些战士不习惯,甚至发牢骚,但经过训练后,也习惯成自然。旬邑群众看到这么军纪严明秋毫无犯的人民军队,赞不绝口。

当时,很多战士来到旬邑后,有些水土不服,病号很多,大多是拉痢疾。按照南方人习惯,痢疾不得吃刺激性食物,特别是不能吃辣椒。病号吃过辣椒后,肠胃受到刺激,使本来腹部疼痛难忍、拉脓拉血的病情更加雪上加霜。舒同通知部队严禁吃辣椒,并得到其他师领导的支持。

一次,舒同等几位师领导到旬邑城外散步,看见老乡的菜地里种有辣椒,有个师领导想买一些带回去吃,于是就采摘了一些,并用自己的军帽盛着,但还留有一些军帽盛不下,就向舒同借军帽。舒同不借,对方感到很诧异。舒同提醒他说,我们向部队提出不吃辣椒的要求,应该以身作则。师领导马上醒悟过来,作了检讨,立即向老乡付了钱,将辣椒留在了地里。政治部几个科长想吃辣椒,联合起来要管理员想方设法采购,管理员碍于情面,勉强采购了辣椒。到了开饭时,舒同看到桌子上有辣椒炒肉,就找来管理员进行了严肃批评,还要进行处罚,关管理员禁闭。几个科长一看事情不妙,知道闯下大祸,联合起来去见舒同,说明事情来龙去脉,为管理员开脱,自请处分。舒同极为生气,严肃批评了几个科长,并谆谆告诫:“如果自己下的指示,自己都做不到,今后怎么去要求部队执行呢?”舒同以身作则,成为红四师干部的楷模。

会统战的“党内一支笔”

在旬邑期间,舒同充分发挥自身优势,在统战工作方面,为党做了很多很多事情。他在大街小巷刷写了很多宣传抗战的革命标语,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。1939年,国民党旬邑当局在制造磨擦时,曾下令把共产党的标语全部洗刷干净,但唯独对舒同书写的标语只铲去了“红四师宣传部宣”的落款,而内容却保留了很长时间。


舒同在旬邑的影响力很大,至今很多故事还广为流传。1941年陕甘宁边区政府拟请旬邑一位曾为前清翰林、吏部侍郎、刑部侍郎的萧之葆(字筱梅)老人出任参议员。为鼓励支持这位贤达更好发挥作用,先后支持赤水县(含今旬邑南部局地)选举他为县参议员和县政府委员、关中分区参议员和参议会委员,还选他部分诗文、书法作品,送给毛泽东过目,毛泽东大赞 其“不愧为翰林”。萧之葆得知陕甘宁边区政府要邀其为参议员时曾说:“共产党好是好,但没有文化”,一直婉拒。于是,毛泽东就让舒同以他的名义给萧之葆写了一封文言文的信,宣传我党抗日统一战线主张。萧之葆读信后佩服至极,不禁感叹:“毛泽东主席给我写的那封信,文美字好,想不到共产党内也有人才啊!”经再次真诚相邀,萧之葆随即同意出山参政议政。毛泽东听说此事后十分高兴,连称舒同是“党内一支笔”。经此,舒同在旬邑影响力更强,当时许多人以拥有舒同的书法作品为荣,他曾为统战工作,给旬邑人留下“洗砚鱼吞墨,烹茶鹤避烟”的书作,上款“警钟先生雅正”,下款“赣南舒同书”,曾在1986年舒同书展时在旬邑征集展出。

至今,旬邑百姓仍有崇尚书法的传统,随处可见书法爱好者,也涌现了许多书法家,这跟舒同的影响有绝大关系。

播撒革命火种的“引路人”

舒同曾说,“红军是种子,走到哪里就把革命的真理传播到哪里”。在旬邑期间,他一直致力于旬邑革命和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。旬邑红军募补处改称八路军办事处时,他亲笔为办事处题写了“门联”。为团结抗战,宣传革命思想,他经常同红四师政治部的张剑颖深入宝塔高小,给学生讲新文字母,拿《向导》杂志和报纸给学生看,讲共产主义,宣传马列主义。经他的教育引导,许多旬邑青年参加了革命。

当时在旬邑北家坊小学教书的吴敬贤便是其一,时年19岁的吴敬贤到宝塔高小参加教师训练班,自幼酷爱书法的他在县城看到刷写标语的舒同时,就知道共产党有人才。作为红军高级军官,但待人平易近人,没有一点领导人的架子。一次给学员作报告,讲抗日任务时候,讲到热血青年要抗日,他问谁愿意?吴敬贤就搭话,索要学习资料,舒同满口答应。此后,吴敬贤多次到县城南门内的红四师政治部驻地,向舒同求教写字,聆听当面革命教诲,给他革命书籍。在舒同的引导下,吴敬贤一步一步走上了革命道路。他酷爱舒同的字,更敬佩共产党人的革命精神和高尚品质,他和舒同有长达几十年的革命友谊,在他晚年成为陕西省舒同书画研究院最初的发起者和策划者。

1988年,旬邑二八起义纪念馆开馆,时年83岁的舒同欣然应允为旬邑起义纪念碑书写碑文。至今,旬邑起义纪念馆游人络绎不绝,尤以旬邑人居多。人们在缅怀革命先烈的同时,一并表达了对这位革命先辈、当代书法巨擘的敬仰。(中共旬邑县委党史研究室 王晓军李小涛)

上一篇:习仲恺
下一篇:周维
主办单位:中共旬邑县委党史研究室
联系电话、传真:029-34420812 地址:旬邑县中山街 邮编:711300
版权所有:中共旬邑县委党史研究室  陕ICP备16016761号